中国人为什么总爱拿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泡酒喝
  时间:2020-02-19 03:27  点击量:   
【字体:

  传统中医学可以追溯到大约5000年前,它基于一种不同于当代西方医学所设想的对人体的认识方式。中医认为身体是与自然联系在一起的,并受自然力量的支配。中医学的一个理念是阴阳观,“阴”和“阳”是两种对立而互补的力量。人体状况(健康与疾病)是阴阳平衡的结果。当二者不协调时,人就会生病。中医试图调节阴阳平衡,在某种程度上会使用草药和动物制品。几千年前使用的许多药物现在仍然在使用。

  长期以来,中国人一直认为蛙类在传统医学中很有价值,因为它们能解毒并减少体内积热。以雪蛤膏为例,在中国东北,工人们把活的雌性雪蛤(又称中国林蛙,Rana chensinensis)串在金属线上,放到阳光下晒干。然后他们取出其卵巢和附着在卵巢上的脂肪。雪蛤膏富含营养,常被加入汤中食用。传说雪蛤膏对健康的益处包括增强免疫系统功能、补肺补肾、增强记忆、减少失眠、治疗神经衰弱、改善皮肤状况以及减轻肺结核引起的咳嗽和盗汗症状。

  蟾蜍被认为是五种阴性毒物之一(其余的是蜈蚣、蝎子、蛇和蜥蜴),是一种受人欢迎的中医药用动物。许多蟾蜍(蟾蜍科)的眼睛后面有腮腺。受到惊扰时,蟾蜍经常通过腮腺和其他疣状皮肤腺分泌白色分泌物来保护自己。根据物种的不同,这种分泌物要么倒人胃口,要么使人皮肤发炎,要么可以致命。3000多年来,中国人用中华大蟾蜍(Bufo gargarizans)和黑眶蟾蜍(Duttaphrynus melanostictus)的腮腺分泌物制成一种粉末,称为“蟾酥”。

  蟾酥,与面粉和其他成分混合之后制成饼,用于治疗心脏病、疮疖和脓肿,并且能够治愈溃疡。蟾酥也会被用在草药汤剂中。小剂量的蟾酥可以刺激心肌收缩,因为它含有蟾蜍二烯羟酸内酯类物质。其中一种蟾蜍二烯羟酸内酯,即蟾毒灵,能阻止血管扩张,促进血管收缩、增强血管阻力和血压。蟾酥在17世纪传到欧洲,那里的医生将其作为治疗心脏病的药物使用了至少200年。

  近代,蟾酥被吹捧为壮阳药。这种蟾酥制剂在市面上被称为“爱情石”(love stone)和“硬石”(hard stone),是专为男性设计的一种外用药物,潜在的消费者需要小心。20世纪90年代,纽约市有四名男子因服用了本该外用的蟾酥而死亡。 “华蟾素”是蟾酥的一种注射制剂,在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用于治疗肝癌、肺癌、结肠癌和胰腺癌。该制剂用中华大蟾蜍干或者黑眶蟾蜍皮在无菌热水中的提取物制成。

  蟾蜍的有毒分泌物储存在头后部的腮腺中(上:甘蔗蟾蜍巨大的腮腺;下:黑眶蟾蜍,其腮腺分泌物被用来制作蟾酥)

  除了具有强心作用外,蟾毒灵还能诱导人体肿瘤细胞凋亡(程序性细胞死亡)。1991年,华蟾素在中国被正式批准为癌症治疗药物,它几乎没有明显的副作用。

  制作蟾酥的两种蟾蜍也被用来治疗亚洲的多种疾病。在中国,中华大蟾蜍的肉被用于解毒、消肿和镇咳;蟾蜍皮则被用来退烧。黑眶蟾蜍在中国被用作强心剂和利尿剂,用于治疗咽喉肿痛、牙痛和其他痛症。蟾蜍肉在泰国被用来治疗酒精中毒,在越南被用来治疗儿童佝偻病和生长迟缓,在印度被用来治疗淋病、肺结核和麻风病。

  蝾螈在中医中长期被用于治疗人类疾病。中国大鲵可以长到5英尺(1.5米)长和近90磅(40.8千克)重,是世界上最大的蝾螈。受到侵扰时,它们的皮肤腺会分泌出难闻的乳白色分泌物。在过去的2300年里,这种分泌物被用于治疗疟疾、贫血,以及近代出现的重金属中毒、阿兹海默病和癌症。

  中国大鲵的肉可以作为一种刺激食欲的食品,它们的胰液还可以退烧和改善视力。讽刺的是,这些外表丑陋的大型两栖动物也为人类健康和美容产品提供了原料。在中国西北部,人们将新疆北鲵(Ranodon sibiricus)晒干并碾磨成粉末,浸泡制茶,然后饮用以治疗骨折和疟疾。干制的红瘰疣螈被用来制成传统中药,在中国,人们可以买到街头小吃——串在木签上的蝾螈干。据说味道“辛辣”,毫无疑问,这反映出它们的皮肤分泌物有毒。生的东方红腹蝾螈(Cynops orientalis) 肉可以治疗皮肤瘙痒和烧伤。去了内脏的无斑瘰螈(Paramesotriton labiatus)晒干后磨成粉末,与酒或温水混合,可以治疗胃病。

  印度唯一的蝾螈是喜马拉雅疣螈(Tylototriton verrucosus),它们被干制后可作为治疗胃病的一种药物。喜马拉雅疣螈有巨大的腮腺和长满瘰粒的皮肤。它们的一些化学分泌物表现出广泛的抗菌特性,另一些化学物质则与蛋白水解活性(分解蛋白质)有关,还有一些表现出胰蛋白酶抑制活性(能降低影响吸收的胰蛋白酶效率的化学物质)。这些分泌物的特性无疑说明了喜马拉雅疣螈作为民间药物的疗效。

  蝾螈在某些文化中具有重要的地位(至少在男人最关心的方面)。中世纪医术,如今的以色列,还有叙利亚、黎巴嫩和约旦的部分地区使用过一种动物——被称为“特里同”的条纹欧螈(Ommatotriton vittatus)。它们被制成一种增强性欲和治疗勃起功能障碍的合剂。像其他蝾螈科的蝾螈一样,条纹欧螈的皮肤含有河豚毒素,一种尚未有解毒剂的烈性神经毒素。由特里同制成的合剂一定会含有低剂量的河豚毒素。

  条纹欧螈,一种含有烈性神经毒素——河豚毒素——的蝾螈,被用来制成一种增强性欲的合剂

  我了解到,研究人员最近发现,让戒毒中的上瘾者服用低剂量的河豚毒素,可以减轻他们毒瘾发作和焦虑症状。也许中世纪的合剂可以充分减轻人们的焦虑感,因而分享者能够专注于性事,从而增强性欲?血管扩张剂(扩张血管的药物)今天被用来治疗勃起功能障碍。事实证明,低剂量的河豚毒素会引起血管扩张,所以蝾螈合剂或许具有充分合理的药物学基础。我咨询过的一位河豚毒素专家(此处不具名以保护他的名誉)告诉我:“我可以想象,在非常小的剂量下,它会对男性的性功能产生积极的影响——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愿意去尝试。”

  蛇是中药、藏药和印度(阿育吠陀)传统医药的核心。俄勒冈州波特兰市传统医学研究所所长苏布提·达尔曼达认为,传统治疗师看重蛇的原因有三个:

  第一,蛇不寻常的体形和运动方式。它们无肢的圆柱形身体惊人地灵活,让人觉得它们具有让身体变得柔软的能力。人们会用蛇酒以及蛇油涂抹由滑囊炎、关节炎和风湿病引起的僵硬关节。因为蛇移动得很快,所以用它们制成的药物可以很快地遍布病人全身。蛇被用来治疗“风”症疾病,例如麻疹、流感和非典型肺炎,这些疾病通常在多风的春季达到发病高峰,并像风一样迅速传播。

  第二,因为蛇会蜕皮,所以人们认为它们在治疗人类皮肤疾病上面有很大的作用。蛇入药的最早记录载于公元100年左右的《神农本草经》中。脱落的蛇皮被用来治疗皮疹、眼睛感染、咽喉疼痛和痔疮。将蛇蜕下的皮绑在产妇的肚子上可以减轻疼痛,让产妇放松并加快分娩速度。人们早就观察到蛇在蜕皮之前眼睛会变成不透明的乳白色、皮肤会变得暗淡;蜕皮之后,眼睛清澈、皮肤恢复光彩。现在蛇仍然被用来治疗皮肤问题,例如痤疮、痈疽、乳腺脓肿、皮疹、疖子和牛皮癣。蜕下的蛇皮通常是烘烤后内服或者外用。

  第三,传统治疗师看重毒蛇的价值。观察发现,一些蛇的毒液会导致被攻击的猎物出现麻痹现象,由此诞生了以毒液为基础的、治疗抽搐的传统口服药物。这些毒液通过抑制剧烈的肌肉收缩来阻止抽搐。某些形式的麻痹是由肌肉过度收缩引起的。尖吻蝮(Deinagkistrodon acutus)的毒液被用于缓解此类麻痹和治疗癫痫。神奇的是,尖吻蝮的毒液也会被用来治疗白血病。

  传统中医也以其他方式将蛇入药。蛇胆汁能治疗百日咳、发热、痔疮、牙龈出血和皮肤感染。新鲜的蛇血富含铁,能缓解疲劳和增强性欲。泡了酒的蛇胆是一种补品,因为人们认为蛇具有力量。“五蛇酒”是将五种毒蛇浸泡在一大罐蒸馏米酒中制成的一种药酒,它能增强体质,缓解关节疾病。

  由于龟与坚韧和长寿有关,传统中医使用龟类的肉来增强体质,延年益寿,并用于治疗关节、脾和肾等问题。一些东亚的运动员会喝龟类的血来提高他们的技能。自 从1993年长跑运动员王军霞打破10000米世界纪录,将其提升了42秒后,这种做法在亚洲以外的地区也变得普遍起来。作为训练计划的一部分,她按照教练的建议,服用了一种含有鳖血和虫草(Ophiocordyceps sinensis)的解压补品。

  龟甲被用作中药已有4000年的历史。据说龟甲具有滋阴的功效,是目前100多种制剂中的成分之一。龟苓膏——服用可以补肾、促进血液循环和改善气色——是一种黑色胶状物,传统上是用极度濒危的金钱龟(Cuora trifasciata)制成。龟的胸甲与包括金银花和菊花在内的草药一起熬制。现在,龟苓膏通常是由非濒危的龟类制成,例如中华鳖(Pelodiscus sinensis)。鳖甲——中华鳖的干壳、碎壳,能活血、治疗盗汗和月经不调。龟板——被用来治疗子宫出血,养血,强筋健骨,治疗焦虑症和失眠症,是用草龟(Mauremys reevesii)的干制胸甲磨碎制成。

  也许是因为壁虎不同寻常——大多数都在夜间活动,它们在天花板上爬行,很多种壁虎还会互相发出唧唧声,许多人认为壁虎非常神秘并且具有特殊的能力。从阿拉伯世界部分地区一直到印度,壁虎被视为引起麻风病和其他皮肤病的罪魁祸首;但在东亚和东南亚,壁虎通常与好运气和生育有关。

  在那些认为壁虎有害或危险的地方,它们被用于治疗人们认为由壁虎引起的疾病,比如皮肤疾病。举个例子,印度北安查尔邦库马翁喜马拉雅山脉的朔卡部落使用家壁虎(Hemidactylus)来缓解由它们引起的湿疹。整条家壁虎被放进油中煎炸,然后敷在患者的皮疹上。在壁虎受人欢迎的地方,像中国,它们会被除去内脏、晒干并磨成粉末,用来治疗不应归咎于它们的疾病——肾结石、骨 折、癫痫和癌症。

  在亚洲大部分地区,大壁虎(Gekko gecko,左)被绑在木板上(通常是一雌一雄,右),在太阳下晒干

  据说,由大壁虎磨成的粉末可以治疗哮喘、阳痿、早泄、肺结核、糖尿病和艾滋病。图中的这对壁虎是在中国广西的一个市场上出售的。

  在阅读关于传统中医的文献时,我一直在怀疑它们的疗效。我选择了壁虎,寻找有关其药效的研究,并很快找到了相关的论文。例如,2008年发表在《世界胃肠病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研究了壁虎[“天龙、守宫”,原料为日本壁虎(Gekko japonicus)]作为抗癌药物的有效性。该研究是由中国洛阳的河南科技大学医学院和第一附属医院医学部的研究人员开展的,探讨了壁虎对人食管癌细胞株(体外)和小鼠移植性S180恶性肉瘤的抗肿瘤作用和机制。

  研究结果表明,与对照组相比,壁虎治疗组的细胞生长明显受到抑制,中药治疗组的肿瘤则明显缩小。壁虎诱导了肿瘤细胞的凋亡——程序性细胞死亡。中药还降低了肿瘤组织中VEGF(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和bFGF(碱性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的蛋白表达量。VEGF通常在形成新血管的过程中起作用。当过度表达时,癌性肿瘤会生长并转移。医学研究人员假设在肿瘤发展过程中,bFGF被激活,同时有新的血管形成。此 外,bFGF能诱导多种细胞的增殖。壁虎能引起程序性细胞死亡,再加上能够下调生长因子蛋白的表达,这表明壁虎有望成为一种抗癌药物。

  我好奇的是,日本壁虎能成为有效的抗癌药物,是有什么特别之处吗?其他壁虎也同样有效吗?也许其他任何蜥蜴也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蜥蜴会在人类认知的效用维度上更上一层楼!

  [美]马蒂·克伦普 《两栖爬行动物的神话与传说》 未读·贵州人民出版社

  本书是一首“关于蟾蜍和蛇、蝾螈和蜥蜴、鳄鱼和乌龟的颂歌”,爬虫学家兼科普作家马蒂·克伦普探索了世界各地从古至今的民间传说。从创世神话到小道消息,从生育和重生到火灾和雨水,从两栖爬行动物在民间医药和魔法中的用途到它们在文学、视觉艺术、音乐和舞蹈中扮演的角色,克伦普揭示了我们为什么会对这些动物又爱又恨。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石景山路20号

邮编:100040

电话:010-51885980

传真:010-68680177     邮箱:scyxb@ztjs. cn

官方微信
友情链接
Produced By